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娱乐

常州毒地学校搬迁被指为腾挪市中心黄金地段

发布时间:2019-09-20 00:14:49

常州“毒地”学校搬迁被指为腾挪市中心黄金地段

4月19日,常州一公寓内,常州外国语学校部分学生家长正在检查学生的体检报告。家长们称,截至今日凌晨,在该校初一初二已收集的683份体检报告中,统计出522名学生指标异常。此前,常州卫计委称该校133人体检指标异常。新京报 王嘉宁 摄

昨日中午,环保部与江苏省政府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抵达江苏常州,并于下午1点在常州市外国语学校对面的“毒地”进行取样。  日前,常州外国语学校因选址紧邻“毒地”而导致的环境污染风波,受到广泛关注。央视报道称,该校很多学生出现淋巴结肿大、甲状腺结节、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  4月18日,常州市相关部门作出回应,称该校空气质量达标,附近原化工企业没有发现大规模填埋危废。  同一天,常州外国语学校国际部发布公开信,称充分理解家长及师生的关切,但也想表达自己的立场,并指出央视的报道存在“硬伤”,包括引用的数据、观点、甚至镜头语言,都带有强烈的导向性

。  一份来自常州市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全市8家医院共接诊常外学生就诊及体检597人,检查指标异常仅有133人。对此数据,该校部分学生家长决定重新统计体检报告出现异常的学生人数。  今日凌晨,家长在初一初二已收集到的683份体检报告中,统计出有522名学生的体检指标出现异常。  焦点1  急于搬迁,为腾挪市中心黄金地段?  周围污染地块未完成修复工程,就将学生迁入学校,是此次事件中官方饱受诟病的一点。  去年九月,常州外国语学校的两千多师生仓促地搬进了新校区。  一位八年级学生回忆,这个新校园,干净、气派,美中不足的是,水泥路没修,塑胶跑道没铺好,学校周边没种上树,光秃秃一片,“还是一个毛坯”。  更大的威胁,其实来自学校对面的那块地,翻动的土壤散发出强烈异味。三个月后学生集中出现身体异常。  一位环保部门的知情人士称,仓促搬迁背后,其实有更深层的原因——政府对多所学校地块的反复腾挪,是为了腾出位于常州市中心的黄金地块。  具体来说,常州外国语学校搬迁后,原址新堂路13号,将迁入常州市第三中学,而常州市第三中学原址,将迁入常州市实验初中。  常州市实验初中所在地为县学街8号,位于常州市中心,正在建设的地铁一号线和二号线相交处,紧邻常州市人民医院,“的黄金地段”。  一位房地产中介称,实验初中附近房价过万,此处已经是常州房价地段之一。  常州市实验初中一位职工介绍,这三所学校的腾挪全程,本应在2017年完成,但如今工期延后,三中和实验初中现仍在原地办学。  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原址,目前是一片废墟,施工人员介绍,将在今年6月动工,明年7月左右建成。  “加速搬迁学校,是为了腾地”,这样的说法,也在学生家长间广泛流传,但尚未得到常州官方的确认。  4月19日下午,常州市实验初中督学、原常州市教育局学校主动发展委员会主任徐广爱向新京报确认,三所学校的腾挪,是政府在前几年就已经完成的规划。  至于实验初中腾挪之后,这块黄金地段,将会有何用途,徐广爱称还未确定。  焦点2  到底有多少学生体检指标异常?  在多少学生身体异常、为何异常等问题上,家长与官方的说法有所出入。  来自常州市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全市8家医院共接诊常外学生就诊及体检597人,检查指标异常仅有133人,比例占约22%。  其实,因为不放心,更多的家长选择带孩子去无锡、南京、上海等地做检查。  昨晚,为了统计身体出现异常的学生人数,近十位常外学生家长聚在一起,忙到深夜。一条长桌,铺满一沓沓厚厚的体检报告。  家长们称,截至今日凌晨,在该校初一初二已收集到的683份体检报告中,发现其中522名学生的体检指标异常。  家长介绍,接近九成学生的症状都是“甲状腺结节”或“淋巴肿大或结节”。  翻阅体检报告时,家长们发现,有些事情正变得更糟糕——有的学生1月份做体检时各项指标正常,近体检,却发现指标出现了问题。  至于这些异常症状为何产生,双方则产生了更大的分歧。  家长们把目标指向了那块“毒地”。  而卫计委的一份文件显示,他们曾组织医学专家分析学生家长提交的体检报告,专家指出,异常指标的产生原因需要结合学生个体情况具体综合分析。  专家认为,甲状腺结节可能与“碘摄入过多”、“精神压力过大”相关;淋巴结肿大或与牙齿、扁桃体等感染、寄生虫相关;白细胞计数下降或与药物、感冒等原因相关;至于碱性磷酸酶指标增高,“对于青春期学生是一种正常的反应”。  文件全文,均未提及这些症状与“毒地”相关。  ■ 讲述  “害怕孩子身体里埋炸弹”  讲述者:常外八年级学生家长 陈礼平(化名)  大概是从去年12月开始,我明显感觉到我家孩子有些不对劲。  她头皮屑多了,脸上都是痘痘,每天昏昏沉沉,很容易疲劳。  开始我没太在意,直到有天一位家长无意在群里提起,我们才发现,班上好多孩子都有这样的症状。  有孩子提到了那些“臭味”,他们说,有时候是一股烂水果的味道,像臭香蕉。  后来环保局去做了检测,测出来空气合格,告诉我对人体没有影响。  我鼻子闻出来是臭的,检测出来却是合格的,我怎么可能相信这个事情?  家长们有些害怕,都带着孩子去体检,我发现孩子甲状腺和淋巴都有问题。  我是家长代表,拿到了班上37个学生的体检报告,其中有25份异常,有一个是重金属异常,另外24份全是甲状腺和淋巴的问题。  我还记得恐惧强烈的时候,是七年级有个小孩被查出得了淋巴癌。  那天我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坐到12点半,电视放的什么,我不清楚。总觉得很茫然。  甲状腺、淋巴,这都是外表看不到的,越看不到,越可怕。  第二天我咬咬牙,说直接办转学,离开那个环境吧。  我和她都谈好转学的事了,要去办手续的那天,我去学校接她,她突然抱住我说,爸爸,我还是想在这里上学。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特别无助。为什么?孩子辛苦上了这个的初中,这是她小学六年的全部信仰,她对未来是满怀希望的。  然而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发现我没办法对她的健康负责,我觉得自己特别软弱,特别无能。  事情发生之后,我们跟政府协商过,写过联名信,希望学校能先搬迁,修复好再回来。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  其实,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想过追责啥的,也不想造这么大的声势。  我们只是害怕孩子身体里埋着炸弹,这种恐惧藏在心里,无处释放。  做家长的,孩子在一个健康的环境里长大,平平安安,是我们的心愿。

已同步至杨海威的微博

崇左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荆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十堰妇科医院
淄博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路线查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