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军事

厦门公交起火调查初步认定是刑事案件照片

发布时间:2020-03-27 12:03:26

摘要: 这里是局口街24号,陈水总从这里进进出出几十年,但4天前的下午4点多,他从这里走出去后再没有回来。这个60岁的男人,在6月7日18点20分涉嫌制造了一起轰动社会的公交车纵火案,残害了46条无辜生命(犯罪嫌疑人陈水总除外),并有34人受伤。

局口街,因古时在该处设有铳(火枪)药局得名。后被辟为女人街,成为福建省厦门市区一条拥堵、热烈的风情小街。 从厦门市最著名的商业街中山路拐进这条不足两米宽的巷子,二3十米处的右边,又有一道不足六十公分的窄巷,光线阴暗,一道铁门严严实实地锁在巷口。

这里是局口街24号,陈水总从这里进进出出几十年,但4天前的下午4点多,他从这里走出去后再没有回来。

这个60岁的男人,在6月7日18点20分涉嫌制造了一起轰动社会的公交车纵火案,残害了46条无辜生命(犯罪嫌疑人陈水总除外),并有34人受伤。

6月10日16时许,巷口的那扇铁门突然打开,几名民警走出来,手上拿着1台电脑主机。犯罪嫌疑人陈水总的妻子邱春花跟在后面。铁门很快又被陈水总的mm陈香萍重新锁上。

连日来,大量记者赶到这里,希望能进入这条窄巷,但均遭到陈水总家属驱逐,乃至发生冲突。《法制日报》记者经过一番周折,终究说服了陈香萍,得以进入这扇铁门。

生活 遗留在陈水总电脑桌抽屉里的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显示他的出身年月为1954年3月1日。但陈家的人认为,他出身在1953年。 数十年前的局口街,远没有如今这样立体和拥挤。

陈水总的父母,在1间28平方米的平房里,生下了5男2女,还抱养了一个男孩,陈水总排行老三。 1970年,陈家10口人根据政策到厦门市翔安区马巷上山下乡,13年以后才返回厦门,一家继续挤在他外祖父留下的那间平房里。

为了谋生,陈氏夫妇带着年长一些的孩子,开始在中山路附近的黑市赚生计。

卖过吃的、穿的,乃至给人办过票证,几近甚么都做。陈水总最小的弟弟陈泰正回想。 上世纪90年代初,陈水总在家门口开了一家汤圆店,生意不错,得以在1994年娶妻生女。

但两年后该汤圆店因没执照被取缔。 不久后,陈水总再次在家门外支起一个半米宽的玻璃柜卖麻糍,但几年后又被取缔。他从此结束了摊贩生活。 2005年,陈水总向社区申请了低保,每个月领取补助七八百元。

陈香萍回想,因女儿越来越大,家庭支出日多,陈水总夫妇俩开始外出打工。 2008年6月,陈水总通过社区的介绍,到厦门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从事保安工作。

因家庭收入已超过了厦门市办理低保的条件,他的低保被停止。但在当年10月,他申请到了入住社会保障性租赁房的资格,却至今未能摇上房号。 陈香萍说,陈水总近几年基本都在从事保安工作,但屡屡遇挫,频繁更换了多家公司。

2010年4月,陈水总进入厦门一家负责旧城改造的物业公司工作,月薪2000元左右,有三险一金。 2012年2月,陈水总再次离职,于当年4月进入厦门新世纪茂颖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担任维序员。

仅一个多月后,陈水总即被解雇。尔后一直闲在家中,至2012年11月进入厦门另外一家物业管理公司担负保安,这份工作一样未能保持超过4个月。

叫真 在局口街谈论陈水总,街前和街后的邻居会给出不同的评价。街前的邻居大多和他兄弟姐妹们的评价一致,说他内向,并没有过多与人争执;街后的邻居则评价他爱计较,喜欢吵架。

这样的差异源于产生在几年前的一场大争执。陈家兄妹所住房屋,在上世纪90年代由陈父翻建,翻建后与其妻弟房屋牢牢相连。8年前,陈水总的舅舅将部份临街房子出租,用来开店。

其中与陈水总住处挨着的一间被租用于开快餐店。陈香萍告知记者,快餐店整日劳碌,很早就开始切菜,白天又要送餐,人员来往声音极大,晚上年轻的员工们又会放音乐,而陈水总的女儿当时正念初中,噪音对学习干扰极大。

在这种情况下,据邻居描述,陈水总曾一天以内拨打了9次110报警。最后他还让舅舅将两家中间的通道堵上,以减少干扰。陈香萍也证实了这点。

这样的叫真不止一次。《法制日报》记者从一份仲裁调解书上看到,2012年,陈水总还和聘请他的公司闹过一场纠纷。 当年4月16日,陈水总进入厦门一家物业公司工作,约定月薪为每个月1880元。

在职期间,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但物业公司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当年5月21日,陈水总因停车费与公司1名主任发生冲突,被解雇。陈水总要求公司支付5月份工资1488元、支付解聘赔偿金1200元、补缴2012年4五月社保、赔偿扣押失业证致使没法就业损失1200元等。

这些诉求未能得到满足,他随后开始。后厦门市思明区法律援助中心为其委派了1名律师,协助其申请了劳动仲裁。

双方最终达成调解,陈水总获得了1800元补偿金。 时隔一年,当年支援陈水总的厦门律师林伟国,在回忆起陈水总的时候并没有留下特殊印象。

今年3月,在失去了最后一份工作后,陈水总开始申请办理退养手续。依照3月15日厦门市刚出台的《厦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做好未安置就业上山下乡人员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工作的通知》,厦门市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人员可享受相干待遇。

但陈水总申请进程中却没那末顺利,由于他的身份证及户口本均显示,他出生于1954年。

而陈水总则坚称,自己实际是1952年出身,当年在更换户口本时年龄被填错。 今年4月,陈水总所在街道给出答复意见,认为陈水总户口本及身份证均显示其为1954年3月出身,根据法规不能办理退休,并建议陈水总收集能证明其年龄的材料后,申请变更,再办退休手续。

但和以往他任何一次叫真不一样的是,这一次,陈水总走上了一条疯狂的路。 纵火 虽然户口本上写的是局口街24号,但陈水总住的那间屋子,实则为局口街19号。

他最少在那里居住了18年。 在这间约20平方米的房子里,进门右手边有一张单人床,床尾是一张电脑桌,再过去则是一个旧冰箱和一张吃饭的桌子;左手边一个鞋柜、一个衣橱,另有一张放着电视的桌子;屋子中央则放着一张白色的活动躺椅。

几年前,因女儿学习需要,家里买了1台电脑。

陈水总弟媳妇林琼告知《法制日报》记者,这两年,除了看一些闲杂书外,陈水总看得最多的是中医学书籍。一份2009年的病例显示,陈水总得了肺部疾病,表面症状为咳嗽、咽痒。

自己给自己开药方,再到医院抓药回来煎了吃,成了他很重要的一部分生活。 就在这间小屋子里,陈水总轻生的动机最少在今年6月5日已明确。据办案机关通报,当天下午4时许,他在厦门某售油点购买了汽油,用铁桶装着,放在家里。

6月6日,他大概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纸上打了草稿,将近期申请办理退休的事情详细叙述纸上,然后一字一字地敲到了那台买给女儿学习用的电脑上,并终究发布到自己开通的微博上,一共12条。

他还给妻子而女儿分别留下了1封绝笔书,这也成了公安机关最后认定其为嫌疑人的证据。林琼告知记者,只有陈水总妻女看过这两封绝笔书,据陈妻叙述,内容大致说他现在已60岁了,身体有病,对不起她们,有好的人就去另嫁了吧。

6月7日上午一早,陈水总到街上买回一袋油条,切成小段后放在一个铝合金的盆子里,就着开水吃,但还剩了一半留在那里。

那张桌子上,还有一盒散装的烟丝、一个放大镜、几个打火机、几只笔、两罐辣椒酱和几个被茶渍浸成黑色的杯子。 吃完早餐,陈水总出门帮mm陈香萍做了最后一件事情。

朋友托陈香萍帮忙买一个电视信号锅,陈香萍则找了陈水总帮忙。 下午,陈水总将信号锅买回来放在家里。快4点的时候,他到楼上问老四陈天华,五妹的朋友什么时候来拿信号锅。

10几分钟后,在门口摆摊的林琼看到陈水总拖着一个小车,上面放着一个编织袋出门了,下身西裤,上身是浅色的衬衣,有一颗扣子还没有扣好。 监控录像显示,两个小时后,陈水总出现在了快速公交车金山站,用手推车拉着编织袋,在BRT车站徘徊,并终究上了闽DY7396公交车。

有多名同车幸存者事后指认,陈水总在闽DY7396公交车行驶BRT快1B线进岛方向至金山站与蔡塘站之间时点燃了手上的编织袋,导致整部车引发猛烈燃烧。

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陈香萍反复地问:我哥哥真的死了吗?几天里她常常独自到陈水总的房间里坐着,一根接一根地吸烟。

陈泰正则已接受了事实。这个事情真的很严重,的确太不应当了,真的不应当这么冲动。他掐掉一根烟,沉默很久,说:我们对那些死者家庭也很惭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水总家属均为化名) 本报厦门6月11日电 来源:新华网

女人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治疗
小儿积食症状发烧怎么治疗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补
提早更年期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