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军事

易悦的田园生活

发布时间:2019-06-25 12:47:17

68刘小三跟着师伯师傅还有两位师兄开始闭关,看到手下的师弟跟师侄们一个个的都心不在焉的样子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摸着胡子想了许久,眼前闪过的还是易悦斜着丹凤眼的模样,唉!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徒弟啊!灵气盎然的小家伙,要不要想办法把小伙子给拐进自己家门?真鼎道人摸着胡子想着此事的可行性,如果可以的话,也许自己这一门的术法算是有了传人了!不过,想到了易悦的倔强,他还是拿不住主意,易悦身边的那个绝缘体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不然有他在,他的术法就不会起到作用,也许吸引不了对方,唉!怎么都是个愁 啊!对真鼎道人的牵挂,易悦的表现就是打了两个喷嚏,然后开始收拾碗筷,韩云泽跟着表弟开始遛弯弯消食,顺便一起联络一下感情。虽然两个是表兄弟,却并不怎么见面,知道彼此,也对对方的性情很是清楚,现在见了面倒也不会觉得太过陌生,也许是血缘亲情的作用,两人交谈的还算是愉快。易悦没有出去,他跑了一天有点累,再说吃这点哪里需要遛弯弯,就是随意的运功一下也就消化了,他是要监督易涵练功。易涵现在已经能将木乙之力沿着经脉运转一周,不过还不能达到二转,以他现在的年龄已经算是不错了,易悦对他的资质表示非常满意。易涵乖乖的练功,门外的两棵小槐树也被搬了进来,自打多了一颗槐树后,槐树祖宗也是十分高兴,总算是有了个伴了,也不再缠着易悦,一天到晚的在他脑子里不停的说话,也不再缠着看言情剧,而是开始积极的开始吸收日月精华,拼命的练功强大自身。易悦看着易涵练完功,韩云泽也从院子进来了,而芸凌并没有跟着来,原来是回了爷爷的房子休息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易悦坐在电脑跟前玩游戏随口问道,韩云泽则去铺被子,听到易悦问,转过身在他脑袋顶上亲了一下,“喔,没什么。”过了一会儿,韩云泽突然开口问道,“你还记得你妈妈吗?”“我妈?”易悦楞了一下,“不记得,生我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外公外婆他们也不怎么待见我,她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啦?”“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韩云泽抿着嘴,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只是悄悄的把易悦沾在枕头上的头发粘起一根来放到了手帕里,易悦在一边玩游戏,没有发现。早上,韩云泽吃过饭就要出去,易悦觉得奇怪,不是才回来没几天怎么就要走,韩云泽说自己有急事,易悦也没有说什么,芸凌在一边微微笑,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菜,时不时的还夸赞一下易悦的饭菜做得好吃。韩云泽手里拿着易悦的头发,急匆匆的赶到了韩家人所有的一家医院,这里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正焦急的等待着。“白院长让你久等了。”韩云泽说,“我已经把小悦的头发拿到手了,虽然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他应该就是您的外孙,不过还是一定不确定性。”“我知道。”原来老人居然就是孤儿院的院长—白院长,当初韩教授答应会帮她找到丢失的女儿,经过多方的查找,找来找去居然找到了易悦的母亲,可惜她在生易悦的时候难产,而收养易悦母亲的那对夫妻现如今也提供不出来太多的证据,只能从易悦身上下手,拿到易悦的头发或者血液来做这个鉴定了。“这么多年都等了,我还是有这个耐心的。”白院长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是宁可他不是我的孙子,起码我还有点幻想我的女儿还是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的。”从知道可能找到女儿到女儿已经难产去世,只留下一个外孙子孤零零的存活,她的心不好受虽然说还没有做这个鉴定,她却也是知道的,若是没有把握,韩教授是不会通知她来做这个亲子鉴定的。她的心十分矛盾,一方面她希望易悦是自己的孙子,一方面却又不希望,刚找到女儿就面临着女儿已经去世的消息,是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等结果需要一天,韩云泽招呼老人去临近的酒店住着,自己也在隔壁登了一个房子以防止老人出事。隔了一天,结果出来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证明易悦跟白院长有血缘关系。找了半辈子,白院长跪在地上哭了。当年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带来的却是骨肉阴阳两隔,如今她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以前还幻想着找到女儿后该如何补偿于她,好好爱她,如今却不再有这希望。“虽然您没有了女儿,可您还有外孙易悦啊,”韩云泽叹气,老人的哭嚎声仿佛是要将几十年来的思念克制全部发泄一空,他担心会影响到老人的身体。还好白院长的女儿还留下了血脉,起码对老人也是一个安慰,尤其是这个血脉就是易悦,也许在冥冥之中,老天也是在宽慰这个老人,起码在他年迈的时候还有个亲人陪伴在她左右。既然她是易悦的亲外婆,那也就是自己的外婆,韩云泽义不容辞的带着老人回到了易家村,白院长急切盼望着能跟外孙再见一面。路上韩云泽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易悦,易悦沉默了许久,“麻烦你了。”既然占了别人的肉身就要承担起他的义务,血缘亲情原本就是这世上难割舍的缘分,何苦这还是位与女儿分别多年苦苦寻找的可怜老人?他也愿意侍奉这位在失去女儿后,收养孤儿的善良老人。芸凌跟易悦在门外等着韩云泽跟白院长的到来,下了车,白院长急切的看向了路边看着她的易悦,许久泪流满面,“我的外孙!”易悦搂着老人,轻声安慰着她,搀扶着她进了屋,芸凌给老人倒了一杯水,“先喝点水吧。”白院长抓着易悦的手不肯放手,易涵也乖乖的依偎在白院长的身边,胖乎乎的小手给她擦着眼泪,乖巧的不说一句话。他大约也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不同以往,很严肃,也不吭声只是眼睛四处望着看着大人们。“你妈小时候有点胖,眼睛也是这个样子,丹凤眼,像了你外公,她那时候饭量特别大,也很黏人,只要身边没有人就哭就哭,我跟你外公就这么一个女儿疼她疼的不得了,尤其是你外公,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她走来走去哄着她睡觉.......那天你外公去上班了,我带孩子,听见外面有人叫我去找个东西,我就把你妈妈放到了摇椅上,心想着一会就回来,可是........”白院长擦着眼泪说着往事,“你妈妈丢了后,你外公急得不得了,没多久就心脏病发作去世了,我一方面丢了女儿又死了丈夫,我真的是...........”易悦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慰,他可以想象这位老人这些年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白院长摸了把眼泪又笑了,对易悦说,“改天啊,我们去到你外公的坟前去给他上香,我要告诉他女儿找到了,我们还有了一个能干的外孙!”韩教授接到了韩云泽打的电话,许久叹了口气,“这样也好,总算是找到了!”隔天,韩云泽跟着易悦还有白院长一行三人去了白院长的老家给他的丈夫上香,芸凌则接着留下来,他还没有把易家村看够,他对山里的一切都感兴趣,顺便还要照顾易涵小家伙。找到了亲人后,白院长放不下孤儿院的孩子们,也割舍不下易悦,左右为难,还是韩云泽建议让白院长在孤儿院待半年,剩下的半年则由副院长来主持事务,不管怎么样,白院长不可能一辈子都要在孤儿院照顾孩子们,她的年纪也大了也该享福了。“小悦,来帮奶奶搭把手!”白院长声音洪亮,自打跟着易悦住到了一起后,易悦一直都悄悄的用木乙之力调理着老人的身子骨,现在她的身体健康,心情好,连白发都开始变少,出现了转黑。村里没有秘密,易悦的母亲当年是买来的消息也不是没有人知道,现在人家亲生父母找来了,虽然说闺女没了,可外孙有啊,白院长就这么一个闺女,怎么说也是可以叫自己奶奶的嘛!易悦对她很好,不过白院长不服输,没事就帮着收拾院子里的瓜果蔬菜,还闲来无事就跟着上山摘点野果子做果脯,或者帮着易悦打理生意。易悦的鸡鸭销售量很大,从一天卖几只,到现在的几十只,在大户面前不是有钱人,但利润却是极大,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菜地里有了村民们的分担,居然带头致富了村民,现在家家户户谁家不能在城里买套房?手里有钱!很多饭店酒店都慕名而来采购,都是供不应求,当地县政府还专门奖励了易悦一万块钱,授予了‘致富小能手’的称号。易悦的果酒都被韩云泽拿着申请了专利,旁人不能冒用!可惜果酒的出产量也有待提高,目前的销售范围还是仅限于韩式酒店,其余的便是赠送亲友们了。易悦的木乙功法算是有所小成,可惜限于身体资质,不能大成,即使如此,因为聚灵阵的使用,现在易家村树木挺拔秀丽,鸟儿声声鸣叫,加上小镇便是大学城,居然吸引了不少的学生家长们前来游玩,许多有头脑的村民也开始办起了农家乐,生意红火。易悦出去白院长手里一条七八斤的大鱼,“奶奶,您怎么提这么大的鱼?韩云泽呢?他怎么不提?”“哈哈!”白院长很是得意,“他手里还提着一条十来斤的大鱼呢!哎!看奶奶厉不厉害?这是奶奶自己钓的!”易悦这几年又扩大了那个小水沟,现在成了一个小鱼塘,聚灵阵的效果便是鱼苗们长的很快,除了给鸭子们吃外,剩下的便是许多的老人闲来无事到此来垂钓一下午,费用不高,钓来的鱼归个人所有,权当娱乐。韩云泽提着大桶,心情却是十分快乐,钓了这么久,居然上来了大鱼,怎能不喜出望外?嘿!晚上喝鱼汤!易涵已经上了小学,长的很是俊秀,他蹬蹬的跑过来颠了颠大鱼,夸赞白院长,“您好厉害!”村外,真鼎道人鬼鬼祟祟的又站在村口张望,他的心还没有死,哼!收不到徒弟他是不会放弃的!阳光正好,易悦看了一眼从院门进来的韩云泽微微一笑。(完)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谢谢大家的支持!接下来我的新坑可能会写风水算命类的文,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讲的是天眼算命的故事,开的时候,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么么哒!

金昌专治癫痫医院
上饶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漳州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