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金融

丁香青春偏方治大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11:28

周一早上七点半,办公室王主任惊讶地发现,往常经过两天周末没人打扫灰尘满天、让人无从下脚的楼道,竟然变得干干净净,连过道的玻璃窗都被擦得一尘不染,直接撞晕了好几只苍蝇。王主任暗暗赞叹道:还是崔部长领导有方,这是今年环境卫生搞的、彻底的一次了。看来应该在周例会上好好表扬一下物资部,给其它部门树立个好榜样。  王主任所在公司和其它分公司一样,统一在集团公司大楼里办公。集团公司积极响应当地政府的号召,于前年率先搬进了坐落在市工业园区的电商大厦。由于办公楼四周都是正在建设的工地,工程车辆二十四小时忙碌,遮天蔽日的扬尘将崭新的电商大厦重重包围。环境卫生治理工作成了公司几乎无法治愈的顽疾。去年还好,各分公司将楼内卫生承包给了清洁公司,尽管楼外尘土飞扬,楼内却也相对干净。可是今年全集团降本增效,辞退了清洁公司,将楼层卫生划分到了各分公司自行打扫。自从各自负责本区域卫生后,公司又实施了9S管理体系。每周卫生检查人员戴着雪白的手套,随便在文件柜顶、空调或者办公桌下端的犄角旮旯摸一把,只要手套变色,立马脱下,以高出手套百倍的价格卖给被查单位,而王主任的公司隔三差五就会收到两三双变色的手套,为这事,公司坐头把交椅的马总没少骂娘。员工们也是怨声载道,颇有微词:我们是来上班挣钱的,不是专门搞清洁的……  本周是物资部卫生值日,崔部长带领大家拿着笤帚、拖把站在镜面似的楼道里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崔部长满腹疑惑地推开了综合办公室王主任的门。  “主任,今天这卫生还打扫不?”  “什么?你们不是已经打扫了吗?”王主任不解地反问崔部长。  “现在才七点半,我们还没开始呢。”崔部长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田螺姑娘帮你们打扫了?”王主任揶揄道。  崔部长挠挠头,疑虑地走出了综合办公室。身后传来王主任不满的声音,“什么意思,打扫完卫生还来邀功请赏?”  崔部长听到后心里极不舒服。  本来还想在周例会上表扬一下物资部,经崔部长这么一问,王主任的情绪一下子没了。  “凭什么表扬?打扫干净卫生本来就是份内工作,还没表扬尾巴就已经翘到天上去了。”王主任心里愤愤地想。  周二早上七点,崔部长提前来到办公大楼。建筑工地的灰尘经过一个晚上的侵入,终都跌入到公司的垃圾桶里。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弥漫着清新的空气,洁净如镜的地面能折射出人影的轮廓,窗户上的玻璃如同刚换新的似的,没有一丝杂质。  “奇怪呀,到底是谁提前打扫卫生了?”崔部长的大脑像过电影似的,把公司的所有员工回想了一遍,没有一个符合默默奉献的员工。  一周下来,物资部没有挥动一下笤帚拖把,就轻轻松松地拿下了集团卫生明星的流动红旗。  第二周,当值周的业务部长找到王主任时,王主任这才意识到,这楼里有古怪。  王主任亲自到信息室查监控,发现每天早晨有一个比较肥胖戴着大口罩的中年男人在灯光下笨拙地打扫属于分公司的两层楼道卫生,由于灯光昏暗,看不清男人的模样。这个男人好像知道公司的作息时间,遇到公司临时有事,他就提前打扫。从他的外形看,有点像公司的一把手马总。可是马总属于那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新潮流,平时只知道训斥下属,哪会亲自来打扫卫生呀?而且,如果仅仅为了应付集团公司的卫生督查,他只需多骂几次王主任就可以了,没必要自己亲自动手吧!  哦,对了,这段时间马总还真没有因环境卫生差而骂王主任了。  王主任决定守株待兔。  早晨五点钟,王主任就埋伏在了办公室,只等兔子钻入圈套。  五点半,监控录像里的男人出现在楼道里,他戴着大口罩,熟练地从洗手间拿出来笤帚拖把开始打扫。  王主任悄悄地走到这位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身后,用低沉的声音问道:“阁下是哪位?”  正在专心拖地的男人被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王主任正对着自己阴笑,好像抓住了一个罪犯分子似的得意。  男人慢慢地拿下口罩,一脸汗水的马总出现在了王主任的面前。  “马……马总?”一看是马总,吓得王主任七魂去了六魄。到底是当了多年的办公室主任,王主任稍微定了一下神,立马检讨起来。“对不起,马总,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害得您亲自打扫卫生,这是我的失误,请马总批评。”  尽管王主任猜想到可能是马总,可当马总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还是双腿一软,差点跪到了马总的面前。他真的没想到,马总会以这种方式批评他的无能。  “对不起,对不起……”王主任大脑一片空白,机械地重复着对不起,豆大的汗珠从他那苍白的脸上流了下来。  “没事,今天这个事你不要在公司张扬,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以后楼道卫生我一个人承包了,不要再轮流值班了,让同志们一心一意干好工作就行了。”没想到马总不但没有发火,反而温和地对着王主任吩咐道。  王主任如坠迷雾,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是为什么呀?”  “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问为什么,我怎么安排你就怎么执行。”马总有点不耐烦了,“你回去吧,不要耽误我干活。”  王主任怏怏地离开了公司,崔部长和业务部长在黑暗中透过他们办公室的窗户,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上班后,综合办公室一纸文件,废除了轮流值周打扫楼道卫生的规定,员工们欢呼雀跃。  时间久了,大家都习惯了整洁干净的楼道。遇到马总出差时可就害苦王主任了,他必须接替马总打扫几天楼道卫生,却又不敢安排其他人打扫,这成了他和马总之间的秘密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马总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细心的王主任发现马总基本上一周竟然去一次医院,可是,也没发现马总有什么病呀!他怎么老是去医院?难道马总家里有人住院?  想到这儿,王主任暗自一惊:哎呀,自己也太大意了,肯定马总家人住院了,难道是他常年在老家的父亲?也许是他那多病的姐姐呢!作为办公室主任,自己怎么连这点心都不能替领导操到呢!难道要让领导亲自嘱咐吗?  王主任想到这儿立即行动,他要跟踪马总到医院找到病房,然后就像伺候自己的亲爹一样伺候马总的亲人。  马总的奥迪车刚驶出公司大门,王主任就戴上宽幅墨镜,驾驶着自己的大众,悄悄地跟上了马总的车。  果然,马总的车驶入了市人民医院。  王主任就像电影里的特工,在医院里躲躲闪闪地跟在马总的身后。  马总并没有去住院部,而是径直走到门诊大楼的内科专家门诊室。门诊室外面排了一长行手持挂号票的患者,挂在室外的小广播不时地叫着票号,患者按号进入。马总却没有挂号,直接推门进入。待在室外的王主任心里暗暗地佩服马总的能力,到哪儿都能吃得开。尽管门外的患者咒骂着不排队的马总,但医生却热情地接待了马总。  失望的王主任没有发现马总的亲人住院,刚转身准备离开,却被一名慌慌张张的金发女郎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金发女郎急忙道歉。  “这不是小张吗?”王主任一眼就认出了和他相撞的正是办公室新来的大学生张燕。  “王……王主任好。您陪马总看病来了?”张燕一看是王主任更加紧张了,结结巴巴地问道。  “哦,没,对,是的……”王主任被张燕这么一问,才想起自己跟踪马总一事,不由得也结巴起来。  “咯咯咯……”张燕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王主任,您紧张什么呀?您不会是在跟踪马总吧?"聪明的她发现顶头上司突然间也结巴起来,故意来个敲山震虎,想把自己私自上医院的事给掩盖了。  “你胡说什么呀,我到医院是来探望朋友的。”王主任红着脸勉强地应付了一句。继而想起了张燕离开公司并没有给自己请假。于是就问道:“你怎么不请假就来出来了?”  “我上班时突然身体不舒服,走的时候没找到您,就给李姐说了一声,我现在就回公司去。”张燕看到王主任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心里有点发虚。  “以后注意点,念你初犯,这事就不再追究了。”王主任说到这儿话锋一转,“今天医院这事对谁也不要讲,明白吗?”  “明白明白,当然明白。感谢主任开恩,我回去上班了。”张燕掩嘴一笑跑开了。  张燕这一笑在王主任看来有点意味深长啊!不行,必须封住小丫头的嘴,如果跟踪马总这事传出去,自己吃不了还不得兜着走?  下午一上班,张燕就被传到王主任办公室。  看到坐在转椅上的王主任,张燕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主任,您找我?”  王主任一看张燕又在笑,不由得火冒三丈,“笑什么笑?有意思吗?年轻人没有一点常识!”  “哎,主任,笑也犯错呀?”张燕被主任莫名其妙地一骂,也不由得心生暗气。  “你这丫头正事不足邪事有余,整天正经事没干多少,净干些没名堂的事情。”王主任决定给这黄毛丫头来个下马威。  “主任,我招您惹您了?尽管我来公司时间不长,但您也不能这么欺负新人呀!”张燕不温不火地反驳着,“您说清楚,我怎么干没名堂的事了?”  “你上班期间私自离开公司,明目张胆地破坏公司的劳动纪律,这难道还不算严重吗?”  “我是帮马总……”张燕一着急说漏了嘴,立马闭上了嘴。  “你说什么?你帮马总什么了?”王主任听到张燕的半截话立即降低了声调追问道。  “我,我没有。”张燕支吾着。  “小张呀,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马总到底得什么病了?领导身体不适,咱们作为办公室更应该为领导排忧解难呀。”王主任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对张燕和蔼的偱循善诱。  “没有呀。”张燕红着脸回答道。  “别骗我啦。我是什么人?我在办公室干了十几年,一眼就能穿你在想啥?说,到底咋回事?”  张燕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根本不是王主任的对手,可是,马总的病情张燕还真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马总确实“病”了,而且是“大病”。主治大夫正好是张燕的父亲,市人民医院权威的内科专家张浩。张燕是张浩的独女,马总次去就医,就被张燕在医院找父亲时看到了。当时马总却没有看到张燕,也不知道这位专家就是张燕的父亲。  晚上张燕回到家问父亲马总的病情,起初张浩并没有透漏马总的病情,一是做医生的职业道德;二是张浩在马总的病情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可他经不起张燕的软磨硬泡,还是对宝贝女儿全盘道出了。  “其实他没什么大病。”张浩对女儿说。  “他没病跑医院干嘛去了。”张燕不解地问道。  “现在的领导或者发迹的新贵都很重视身体,生怕自己得了绝症牺牲在岗位上,享受不了人生高贵的待遇。”张浩接着说,“你们这位马总只是不太严重的三高而已,但这半年来老是觉得气短。他跑遍了省城、北京、上海的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有毛病,但他非得说自己有病了。这不,没辙了就找到我了。”  “人家没什么大病您怎么给治疗?”张燕不解的问道。  “我听了他讲的求医经过,看了各大医院的病情诊断,心里就有谱了。”张浩自得的说,“这些人呀你说他没病他就跟你急,你说他病的很严重,再伟大的领导都会听你的。就像你驯服的老虎,他会乖乖的听驯兽师的话。”  “其实他只要坚持锻炼,三高就能降下来,多干体力活也能减肥。只要减轻过厚的脂肪对心脏的压力,就不会气短了。但我并没有告诉他实情,而是先给他开具了全身检查的项目,光检查费就三千多块。钱对于领导们来说是小菜一碟,身体才是他们敛财的本钱啊。”张浩感叹道。  “我煞有其事的看完各种报告,包括切片诊断,然后严肃地告诉他确实得病了,而且是世界上罕见的病例,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马总一听都吓哭了,跪倒地上求我救救他。”  “我把他搀扶起来说:‘幸亏你找到了我,这病没有正规的医疗手段,偏方却有治愈的可能。\\\\\\\\\\\\\\\'马总一听叩头如捣蒜,说他总算遇到了神医。”张浩哈哈大笑后又接着说,“我想起你回家说你们公司轮流值班打扫卫生的事情,就决定让他给你们打扫卫生去。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  “您怎么让他心甘情愿地给我们打扫卫生?”张燕不解的问。  “我首先对他说,这是秘方,不宜对外宣传,否则就不灵验了。”张浩卖开了关子。  “然后说,你这病呀需要加强锻炼,重点是肢体运动,附以弯腰动作,长期坚持才能有效。一般死的都是半途而废的人。”张浩洋洋自得的说,“他有点不理解,我就对他明确的说,拖地、抹玻璃就是的治疗办法,而且需要大面积活动,家属楼那点面积根本不够用,是去单位干清洁工就能救命,而且要坚持每天干,再辅以多个疗程的药物就能治好这病。”  果然,马总当起了默默无闻的雷锋,义务打扫起了公司的卫生,而且还不允许别人插手。  一个疗程后,马总体重由二百六十斤减到了二百三十斤,气短、三高都明显得到了改善。马总每次去复查时,对张浩都是感恩戴德的。张浩嘱咐他一定要坚持,千万不敢放弃。  可是,这种事情让张燕怎么对王主任说呢?张燕的脸蛋憋得通红,细密的香汗渗出了姣美的脸蛋……  突然,王主任的办公室传来张燕的嚎啕大哭声,员工们纷纷站立起来,屏气敛息的侧耳细听。  “小张,小张你别哭了,我没怎么你呀……” 共 494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的急慢性症状表现,你区分的清楚吗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