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养生

绿野火烧福清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6:51

(一)  却说钦天监李雍领着官兵毁了北峰洪林山的龙脉,杀了老夫妻,却找不到他们生的那个所谓“太子”和授业的道士,所以没有立即回朝庭复命,而是一面将情况奏报,一面留下来访查,斩草除根,以免生后患。  这一日,翠屏山福清寺来了一群虎狼般的江湖人士,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道士,他们将寺里的和尚赶到大雄宝殿前集中,威逼福清寺方丈智深老和尚让出福清寺。智深老和尚不去理会他们的叫嚣,自在殿前盘腿坐禅闭目禅入定,其他大部分和尚也跟着智深坐下,念起佛来。唯有一个20多岁的和尚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没有跟随他们念佛,只怯怯地看着一脸凶相的道士欲言又止。  “你,过来。”道士用刀指着他,命令道。  “大……大……”这个和尚“大”了很久,也大出什么来。他的本意是想叫“大王”,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觉得这样的称呼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所以没敢叫出来。  “大什么大?”道士盯着他,问,“你这秃驴叫什么?”  “小僧秃驴!”  “你,哈哈哈……”道士一听,先是一愣,接着大笑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和尚会说自己叫做“秃驴”。见道士大笑,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那“秃驴”和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也跟着“嘿嘿”笑着。  “呸!小人!”  听他这一回答,智深老和尚倒也不动声色,却有几个血气方刚的和尚忍不住吐了口唾沫,骂道。  道士一听,沉下了脸,狠狠地盯着殿前闭目念经的和尚们。许久,才见他坐正了,对着“秃驴”招招手,待他走到身边,才道:“你小子可是铁下心来跟随咱家?”  “贫僧愿意唯道长之命是图!”“秃驴”和尚一听连忙表白道。  “咱家不是真道士!”道士摆摆手,阴沉沉地又道,“那好,你去杀了他们,我就让你入伙,怎样?”  “秃驴”和尚一听顿时目瞪口呆,六神无主,傻傻的站着发呆,应不是,不应也不是。  “嘿,嘿,这投名状是道上的规矩,谁也不可不做。”道士阴森森地一笑道:“如果你不杀了这些和尚,说明你不是诚心诚意来投咱的,那咱家就杀了你。”说着,让人取了一把锋利的大刀,递给“秃驴”和尚。  “秃驴”和尚一听,举着刀,战战兢兢地走过去,走到智深老和尚面前,忽见他猛然睁开眼看着“秃驴”和尚,这一变故吓得“秃驴”和尚将手中的刀掉落在地。  道士一看,手一挥,围住和尚的大汉们快速退开,一片飞蝗般的箭雨从四面八方射向殿前,和尚顿时倒下一半,那“秃驴”和尚反应倒是挺快的,抓住旁边一个中箭的和尚挡在胸前,顺势躺下。这时,箭雨已停,周围的大汉砍杀过来,将智深以及其他没有中箭的和尚尽数杀死,道士这才命他们将和尚们的尸体抬出去扔在挖好的坑里埋了,那个装死的“秃驴”和尚也被抬了出来,却被他寻了个机会偷偷地溜走了。  道士杀了福清寺的和尚,霸占了寺庙,他本就不是真道士,这会儿为了掩人耳目竟自己脱掉道服,和所有大汉剃去长发当起和尚来了,自称“不戒和尚”。   福清寺原名福清院,是五代时的高丽僧人玄纳禅师来泉州求法,拜高僧雪峰寺义存为门徒。当时,闽国刺史王延彬的衙门就设在泉州,知悉此事后就在西门外(今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北峰街道石坑村)建福清寺供其居住。福清寺的范围十分广阔,有十余区余,规模十分巨大,建有99殿,寺前延伸至坑尾村,寺前有个池塘叫“福清潭”,是福清寺的放生池。福清寺的规模较大,除了地上建筑外,还有地下暗室,但是外人都不知道,由于此寺年代久远,香火旺盛,外地慕名而来的信男善女络绎不绝。  这些强盗装成假和尚后就在福清寺盘踞下来后,除了在翠屏山抢劫些远道而来的香客的财物外,还劫持前来求佛的善女,使得一些家庭发现自己家的女人到福清寺烧香后,就莫名的失踪了。前来寺庙找寻也杳无踪影,报到官府后,派官兵到寺庙里面也查不出什么破绽来。但是,妇女失踪的人数却越来越多,不断的被报到官府、由于案情多有雷同,都是来此烧香后,就不见人影了,因此也被官府重视了起来。  李雍接到地方官吏的报告,也觉得此事蹊跷,但佛门是清净之地,几次派兵前去查访都是无果而终。但是,接到类似的案件却越来越多。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么多人会到哪里去了呢?  为了尽快破案,李雍除了派人假扮香客进寺探查外,另派了暗探在寺院周围各处暗中埋伏留意。  对福清寺的失踪案,经过分析,李雍认定这些失踪的妇女肯定跟这寺庙有关,而且还极有可能都还活着,只是被藏匿起来了。于是想出一个法子,派一个熟悉的人前去暗访。  可是,派谁去呢?又该怎么一个暗访法呢?  李雍想到自己初来时曾经假扮道士与福清寺里的一个和尚有过多次接触,现在却不知道那和尚是否还在,如果能够联系上那可是不过的事。    (二)  这日,官兵抓来了一个污头垢脸、头发蓬松的人,此人直嚷着要见李大人,那些士兵不知道这人与李雍有什么关系,也不敢得罪,就将他押了来。  “大人,我是……”  此人的脸虽然脏兮兮的,但李雍还是认了出来,正是他欲意寻找的福清寺和尚,他也正是从福清寺里逃脱的“秃驴”和尚。李雍见他这份狼狈样,遂令人引去梳洗、吃饭。  回来后,“秃驴”和尚将寺里变化的情形以及这些天躲躲藏藏的结果详详细细地告诉李雍。  “寺被占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大人,小的现在也无处可去,愿意返俗追随大人服侍鞍前马后!”  李雍算是个念旧情的人,虽然有点不齿“秃驴”和尚的小偷小摸,但念他对自己破洪林山龙脉有过帮助,现在也需要一个熟悉福清寺的人,因此便将他留了下来。  “秃驴”和尚告诉李雍,福清寺有地下室,估计那些失踪的妇女就被关押在那里。为了摸清寺里的真实情况,李雍一面派“和尚”偷偷溜回福清寺,一面派人装扮成卖杂货的小贩,再弄上一些针线,花结等妇女的生活用品,挑到庙前去卖,没想到的是还真有一些和尚来买这些妇女用的玩意儿。  这下李雍便断定这庙里头肯定有鬼。  说来也巧,这日福清寺又来两人,“秃驴”和尚认得此二人正是洪林山逃脱的“太子”和授业道士。“秃驴”和尚心里一阵狂喜,他知道此二人正是李雍和皇上的心腹大患,此时若密告上去正是大功一件。但让“秃驴”和尚不解的是,他二人本已是漏网之鱼,若是从此隐姓埋名,人海茫茫,朝庭未必能够搜寻得到。他们此刻冒险到福清寺,等于是自投罗网。难道他们对走后洪林山发生的一切依然蒙在鼓里,还是来此另有所图。  “秃驴”和尚觉得后一种可能比较大些,因此偷偷向李雍派来连络的人通了信息,一边准备偷偷地接近观察,以获得确切的情报。  正如“秃驴”和尚所料,“太子”与道士前来也是明知冒着极大风险的,但他们不能不前来一趟。  现在福清寺的假和尚“不戒”和这些强人,其实都是被朝庭镇压后死里逃生的“同乐教”余孽。“同乐教”教众号称数百万,纵横十三省,到处传播世界末日来临,只有入他“同乐教”才能够遇难成祥,一同到极乐世界去。“同乐教”一面蒙蔽前来投靠的信众,一面大肆敛财,胁迫奸淫女教徒,更是组织教徒冲击衙门。  而让朝庭真正忍受不住的是“同乐教”不仅仅欺民敛财,更是四处散布天降真命天子于“同乐教”,意以取当今皇上而代之,如此,皇帝岂能稳坐,便派出大批官兵前来围剿。“同乐教”的骨干教徒都是些会施展法术的道士,欺蒙百姓尚可,一遇到训练有素的官兵,这群乌合之众如何能够抵挡,不到一个月时间,号称数百万的“同乐教”顿时土崩瓦解,只些漏网之鱼依然在暗处图谋复兴。  洪林山道士带着“太子”探听到“不戒”和尚占了福清寺,心想自己如果真想成大事,如今必须寻得靠山,待基础稳定后再另作他图。因此,便带着“太子”冒险前来投靠“不戒”和尚。  “不戒”和尚虽然集结了一批亡命之徒,但没有一个响亮的“由头”,无法号召江湖。此时,洪林山道士带着这个所谓的“太子”前来,正等于给了他一个“旗号”,因此一拍即合,在福清寺里各取所需。  “秃驴”和尚探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急急忙忙地溜出福清寺来到官兵驻地向李雍报告。  李雍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其实也是等待洪林山道士和所谓的“太子”,现在见他们竟然合在一处,知道此时正是一举剿灭的好时机,因此一面快马加鞭飞速向朝庭奏报,一面暗中调到兵马封锁住出入翠屏山的各处路口,只准进不准出。    (三)  朝庭的旨意很快就下达了,为了一举永绝后患,李雍暗暗分批派人潜入,摸清了寺里的各个要害地点,也在寺里埋下了火药。  攻击是在午夜时分,在占领福清寺的匪徒睡眠正酣之时,李雍指挥官兵忽然发动攻举。  大量装了火药的箭射进寺院里引起了燃烧,更为恐怖的是匪徒在寺里屯积的火药被火点燃引起爆炸所产生的火焰与灼热气浪,在这一瞬间,福清寺被照耀得明亮无比,然后迅速被烧灼成白雾,发出吱吱的声音。  “不戒和尚”在爆炸开始的那瞬间,便改变了如魅身形的方向,足尖轻点湿漉的地面,借着天地气息的自然流淌,以及气浪的推动力,向后方飘去,从寺门飘到了破落的正殿里,身体狠狠地撞上泥塑的罗汉像。烟尘弥漫中,罗汉像断成数截,一口鲜血从他的唇间喷了出来。只见他扶着残破的罗汉像,艰难地站起身来,怨毒地望向寺外,发出一声极为寒厉地啸叫。  这时,有一支燃烧的火箭射在他身边的木柱上,紧接着是第三枝箭,第四枝箭……  火不断在燃烧,爆炸不断在发生,破庙内墙倾梁毁,罗汉像化作粉末,火苗点燃黄色的脏幔,又点燃倾倒的木梁,顿时火势冲天而起。  整座福清寺都燃烧了起来,顿时照亮了山中黑暗的世界。  燃烧的寺庙中,忽然响起一声如野兽般的痛苦嘶吼,吼声里充满了愤怒、暴戾、怨毒嚎叫,令人直欲捂耳。这是残存的匪徒在垂死挣扎时的哀嚎!  火星溅飞中,“不戒和尚”走了出来,身上处处焦黑,看上极为狼狈,那些伤口里流出来的血,被灼热的气浪蒸腾而干,泛着腥臭的恶味。他练有护体神功,所以在危险的关头,能够迸发出霸道的气息,把真实的火焰隔绝在身体外,但却无法隔绝热量与温度的传递。  那半张脸被烧灼的为严重,但却不是他身上重的伤,他重的伤是心上的。  本以为经过这么久的蕴酿,已经重获强大的力量,却没有想到,刚刚重新展开不久,便遭遇到如此沉重的打击,不仅仅死了洪林山道士和“太子”,让自己折了号令江湖的“旗号”,更是一把将他含辛茹苦打造的根基给彻底摧毁了。  李雍本以为凭借这些飞蝗般的火箭,就算无法杀死“不戒和尚”,至少也能让对方重伤不起,然而他没有想到,“不戒和尚”不仅没有死,竟还有如此功力。  更令他感到心寒的是,他本以为“不戒和尚”此时应该痛怒欲狂,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然而当“不戒和尚”走出燃烧的大殿后,眼眸里的情绪依然是那般冷漠,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脸上的恐怖灼伤。  这个人果然不是普通的知命强者,而从心志上来论,甚至显得更为恐怖!  看着浑身冒着青烟、神情却像冰一般冷的“不戒和尚”,李雍觉得嘴唇有些苦涩,心想:难道你真有九条命?  隐隐约约间,李雍看到了“不戒和尚”的身影闪入了寺里一个并不引人注目的石室。李雍猜想,这可能就是地室的所在了。因此,一面命官兵狠冲,一面命围寺的官兵密切注意所有可能是密室出口的地方。  这时,“不戒和尚”带着十来心腹死士的确已经退到了地室,并在地室通道启动了机关,这些机关或许可以帮助他硬抗尾随而来的官兵。  “不戒和尚”是一个在确定自己死亡之前,也永远不会绝望的人。  地下暗室,失踪的妇女全部被关闭在暗室内。  李雍派进暗道追击的人马全部死在暗道机关之下,正无计可施时,“秃驴”和尚忙过来献策。他告诉李雍,福清寺当初修建暗道本为抵御外侵,所以修得相当牢固,到处设有机关暗器,不是操纵者根本不识。现尽的办法就是炸掉地道,让暗道成为这些匪徒的坟墓。  李雍知道暗室里还关押着失踪的妇女,如果炸了暗道,这些妇女也将成为殉葬品。  但是,目前除了这个方法的确也没有什么其它更好的计策了。李雍想,不管怎么样,剿灭叛匪是朝庭目前的重中之重,即便为此牺牲些草民的性命也价有所值。再三斟酌之后,李雍还是派人炸了暗道,一举将“不戒”和尚等人全部剿灭。  因为福清寺原来的方丈智深老和尚已经被害,寺没有人署里,李雍恐寺院又被图谋不轨之人所据,干脆便一把火将福清寺给彻底烧毁了。  毁后的福清寺残存的也不过是当初的九十分之一而已。     注释:   本故事根据历史上福清寺几度被毁而创作,历史被毁的真相或与本故事无关,本故事只是根据寺尼和村民只言片语的传说进行创作,并非史实。 共 48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