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体育

韩国整形利益链曝光国内美容院是黑中介主角

发布时间:2020-07-10 10:15:33

韩国整形利益链曝光:国内美容院是黑中介主角

中介提成成

整形行业被韩国当成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来看待,它所生产的利益不言而喻。国内着名整形专家、主任医师、教授孙宝珊告诉,韩国将整形旅游作为国家策略进行推广,帮韩国整形推销的人,显然都是有好处的。赴韩整容乱象背后,隐藏着一根利益链条。国内中介以各种形态存在,其中最为普遍的是 美容院 及美容站机构。

孙宝珊介绍,很多国内消费者经各种渠道被介绍到韩国,其中 美容院 就是一个重要的主角。例如,一位患者在韩国做隆鼻,收费10万元人民币,美容院从中捞取的中介费用就高达5万-7万元,提成率达到手术费用的50%-70%。 在国内一些正规医院,普通医生做一台 综合鼻整形 手术的费用仅有两三千元人民币,最好的专家来做也不过1万元左右。

鉴于高额利润的吸引,一些美容院的美容业务成了副业,专心当起了 黑中介 ,有些医生甚至入股到了美容院。

晨报报道的整形失败受害者舒雪及百合,都是从一个名为 新氧 的美容综合站了解相关信息,其中百合就是通过 新氧 走上赴韩整形之路。今年1月份,百合在位于韩国狎鸥亭奥德罗的拉菲安整形医院接受双颚手术,现在咬合错位,不能吃东西,交流困难。她说: 新氧承诺医院和医生资质在他们公司有存档,现在却拿不出来。 舒雪告诉,整形失败后,她在新氧发的投诉帖子曾被屏蔽甚至删除。

像新氧这种站算不算中介?联系到新氧副总裁张帅。他给出的答复是: 我们不是中介,不收医院的钱,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但这并不能排除人们的疑惑,孙宝珊的说法是: 这中间你没有利益,你为何要介绍患者去韩国?反正我是不相信。

利益链2

韩国 假专家 来国内练手

有民营医院与 专家 三七分成

某些国内民营医院从韩国请来一些所谓的 专家 ,其实水平非常一般。有了 韩国专家 坐镇,民营医院就能堂而皇之地收取高价手术费。据孙宝珊了解,民营医院和 韩国专家 即使三七分成,仍能赚取高额利润。比如一台鼻整形手术收2万元人民币,医院方面净赚6000元,比国内大型医院的利润率高出很多。孙宝珊介绍: 目前,我们国家没有门槛,韩国水平最差的医生都可以来中国做手术。相反,顶尖的中国医生不可以出国问诊。

民营医院为何不聘一些真专家呢? 请不到。 孙宝珊介绍,大韩整形协会车尚勉、安太奎两位会长,在媒体采访中也提到韩国具有整形医生资格的医生只有2000位。100名整形医生中只有10名具有行医资格,但韩国目前开业的整形医院有2万多家。韩国官方也承认,目前市场上只有10%的整形医院是比较正规的。孙宝珊补充说: 国内的明星都来不及做,那有时间来中国?

利益链3

韩国医院 爱宰中国客

收取中国人费用是韩国人10倍

手术费的大头已被中介拿走了,韩国整形医院怎么赚钱?韩国整形市场上充斥着 宰客 的不良风气,尤其是宰中国人。在韩国,同样一台手术,整形医院收取中国人的费用是韩国人的10倍左右。不论是否通过中介,只要开口说汉语,就收10倍手术费。这种现象在非整形医生所开设的医院里较为普遍。普通患者如何甄别这些医院的优劣? 没办法甄别。 孙宝珊坦言: 国内患者的信息严重不对称,当地90%的医院都不正规,跳入火坑的几率很大。

正规的10%的韩国医生水平如何呢?孙宝珊表示,这个问题业内早有共识,论医疗水平,中韩整形医生相差无几,某些顶尖领域中国整形外科医生更胜一筹。因为韩国的整形医院都是小作坊式的,可能某个技术比如割双眼皮比较好,但不是所有项目都会做。但中国的一些医院都是巨无霸,无论硬件、软件,都是领先的。单看医疗器械方面,韩国也不如美国和以色列等国家,韩国能买得起的器械,国内大医院都有。

医术不高的情况下,医德缺失就更加可怕。与众多赴韩整形失败的患者沟通后,孙宝珊了解到,几乎所有的患者术前都没有与医院进行充分沟通,医院不听取患者的意见,患者不要做的硬要求患者做,美其名曰 全面打造 ,其实是医院自己谋利的需要。

利益链4

推波助澜的 整形节目

盗用媒体名义,失败案例变成功案例

晨报昨天报道中的靳魏坤,就是无意间在上看到一档名为《许愿清单2》的整形节目在中国招募参与者,立即报了名,并入选。面试中,靳魏坤被JW整形医院选中,于去年1月在韩国进行了免费手术。

靳魏坤告诉,她去年3月15日见到了JW的薛院长和节目组康导演,他们说4月会把她带往韩国,为她处理眉毛和脸部的问题,再进行手术。2人要求她好好配合录节目。迫于各种压力,靳魏坤只能在浓妆艳抹及发型的掩饰下,强装笑颜地说着违心的话配合着录完节目。谁知节目录完,对方便没了音讯。

靳魏坤后来发现,《许愿清单2》根本不是像最初宣传的那样由韩国KBS电视台与上海某电视台联合打造,这个所谓的热播节目根本不存在,只是由韩国一家名为CARA Media的媒体公司制作出来,再 盗用两大知名媒体名义,打造的营销广告 ,最后在韩国一家名为MBC皇后(MBC QueeN)的电视台播出。靳魏坤事后找到这家电视台,对方表示,他们只是做节目筹备,靳魏坤的事与他们无关。

靳魏坤说,节目中她或许是一个成功的整形案例,但实际没播出的是,手术失败的靳魏坤再次赴韩找到JW整形医院时,院方将她的照片做成了展板,放在街头展览,并对她进行诽谤,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签名,到首尔法院拿到一份对她实施罚款的判决书。

赴韩整形失败者 应该多途径

在韩国与在国内相比,要难上十倍。 这是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杨维江律师在听完那些赴韩整形失败的案例后说的第一句话。

杨维江介绍,当初舒雪和当事的韩国整形机构之间存在中介机构,如某些国内旅行社、美容院等,那么在发生医疗纠纷时,中介机构也应是一个被追责的主体,多一个承担人,对舒雪这样的受伤害者来说就多一个得到赔偿的机会。另外,韩国整形机构的医疗资质问题也应是过程中考察的重点,医疗是专业而复杂的系统,对这个行业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如果该机构,包括当事的医生、护士资质存在问题,那么受害人可以通过向当地的行政主管部门举报,通过行政救济的方法使自己的权益得到尽可能多的保护。 这也很难,韩国对整形行业的保护是非常厉害的,普通患者很难,一是取证留证问题,二是没人帮你。在国内就不一样,你可以打12315,你也可以找律师。

杨维江最后的建议是,多渠道、多途径的。 不宜局限于对当事整形机构的纠结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受害人一方面期待着恢复自己的容貌,另一方面也应着眼于争取合法合理的经济赔偿,并对当事的中介机构和整形机构做出惩罚。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秦皇岛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邯郸白癜风
佳木斯治疗白斑病费用
襄樊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