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历史

我是唐三奘第八十六章神父

发布时间:2020-01-25 10:04:39

我是唐三奘 第八十六章 神父

“你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帮你搞定!”

春三十娘把江小流放下来,轻轻哼一声,扭身坐回座位,对江小流说了一句。

江小流如蒙大赦,一刻都不停留的离开。

在走出办公室之前,江小流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春三十娘脚边升腾着一圈红色的火焰,如同红宝石,又如同红色的岩浆,要将春三十娘给吞没。

红莲业火!

俱舍光记十一曰:“钵特摩,此云红莲华。严寒逼切,身变折裂,如红莲华。”

这红莲业火乃是天降之罚,特别是对修道之道,若是犯下恶行,便会有红莲业火降世,要将犯下恶行者,以火烧成灰烬。

做下的恶事越多,业火越发的厉害。

对于红莲业火,不管是妖魔鬼怪,还是修者,都讳畏莫深,不敢轻言相谈。

却见春三十娘不为所动,嘴.巴轻轻一张,吐出一道蛛丝,瞬间将脚边的火焰给弄熄。

江小流吓了一跳!

这可是红莲业火啊,不是普通的火焰,就这么被春三十娘一口给吐没了。

这他.妈的太恐怖了!

江小流带着一颗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回到班级里。

“怎么样?”

王大军摸了过来,向江小流问道。

江小流歪着头看着王大军,就是因为他的馊主意,让自已好一阵子担惊受怕。

“唉!”

想起自已时时刻刻要生活在春三十娘的眼皮子底下,江小流顿觉得自已的生路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希望。

江小流叹了一声,趴在桌子上,自哀自怜起来。

“没有成功吗?她不帮你?你倒是说话啊!”

看到江小流的样子,王大军急了,冲着江小流吼道。

“你干嘛呢!没看到他心情不好吗,还吼他!”

李小雨不乐意了。

她现在的心思都系在江小流身上,看不得别人对他不好。

“没事了!”

江小流趴在桌子上,透过窗外向外看去,轻飘飘的扔出去一句话。

“我还以为春...老师不帮你呢!”

王大军差点就说出春三十娘的名字,在关键的时刻刹住了,改口称老师。

“即然都帮你了,你还一幅愁容干嘛?”

王大军不解地看着江小流。

“你不懂!”

江小流望着窗外,叹了一口气,忽然他看到在下方的校园内,徒步走来一位神父!

没错!

就是神父!

身着教堂的服饰,衣服前面有一个十字架,依然是一幅耶稣受难图,腋下夹着一本圣经。

一头金黄的头发,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不断地对周围路过的学生打着招呼。

看起来,这个年青的神父对江小流他们学校很是熟悉。

而在神父后面,跟着一群女生,一脸花痴的看着神父,幸好此时是白天,又有众多的学生。

若不是这样,江小流怀疑这个神父会不会被这些女生给生吞活剥了。

“我们学校怎么会有神父?”

江小流想不明白,难道学校开启了西方神学的课程吗?回过头向王大军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回来的时候,不但有神父,我们学校还盖了一处小教堂!”

王大军看着窗外的神父,咬牙切齿,似乎与这位神父有着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一样。

“你跟神父有过节?这么恨他!”

江小流发现王大军的不对劲,问道。

“过节?过节大了去,学校里的大部份男生都与他有过节!”王大军恨恨地说道:“我们学校里的女生本来就不多,这个神父来了,直接把很多没有男朋友的女生吸引过去,让我们这些男生能不恨吗?”

“更惨的是,一些有女朋友的男生,也被女朋友嫌弃,导至分手。若不是杀人犯法,他早就被我们这些男生分尸了。”

江小流看了一眼神父后面的女生,再看看一路上男生投过来仇恨的目光,明白了。

神父像是没有看到这些男生杀人一样的目光,不断跟所有人打招呼,向这边走来。

“江小流同学!”

神父走到教学楼里,出现在江小流的班级门口,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向江小流打了一声招呼。

“你认识我?”

江小流疑惑的看了一眼神父,站得离神父这么近,更能感受到神父的魅力,如同一轮耀眼的太阳,掩盖所有人的光芒。

“上帝指引我来到这里的,阿门!”

神父再一次双手划十字,说了一句很神棍的话。

江小流不说话,盯着神父看,对神父的出现,江小流满怀戒心。

“江小流同学,你与我主有缘,我主特指引我到你这里,把你引入我主门下。”

神父看着江小流,一脸笑容,说不出的和蔼可亲。

“不好意思,我对西方教没有什么兴趣,也不需要什么信仰!”

江小流摇摇头拒绝道。

开玩笑!

江小流可没有忘记梁如玉曾经跟他说的话,东方仙界与西方神界之间的斗争。

东方仙界就是被西方神界给封印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江小流虽然是唐僧转世,但是他拒绝参于东方仙界与西方神界之间的斗争。

“江小流同学,你可想清楚了,神的意志是不允许违背的!”

神父虽然笑着,目光却变得冷若冰霜,盯着江小流,让江小流打了一个冷颤。

“不好意思,你从哪来的,还回哪去吧!这里是东方,不是西方。就算你们神的意志,也远在西方,传不过来的!”

江小流生气了!

站了起来,指着班级门口。

更让江小流感到后怕的是,眼前这个神父似乎知道自已的身份,若不然也不会就直接找上自已。

“江小流同学,你这是在与我们整个教会为敌!”

江小流刚刚那番话,已经达到侮辱西方神界的程度。

神父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目光如剑般落在江小流的身上。

“我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考虑,到了晚上若是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复,你便是我们的死敌!”

神父看着江小流,缓缓说道,然后划了一个十字,从江小流的班级退了出去。

“该死!”

神父临走前的威胁之意已经表达得很明了,江小流骂了一句,思考着对策。

厦门思明医院怎么样
吴忠市妇幼保健院
武汉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徐州著名白癜风医院
绍兴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