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历史

康佳平安万科招行等深企怎么面对自己的30

发布时间:2019-12-07 16:23:37

康佳、平安、万科、招行等深企,怎么面对自己的30岁?

1983年,30岁出头的王石来到深圳,“当初并不清楚自己出来干什么”,王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30年后,王石步入花甲之年,而他一手创办的万科,和康佳、中国平安、招商银行等其它同时期的深圳企业,轮回式地接近或者迈入“三十岁”,面对未来,这些三十岁的企业,是否也会和王石一样“不知道未来要干什么”?

进击的深圳系企业

在《财富》中文版公布的2015中国最受赞赏的50家企业中,华为、腾讯、招商银行、中国平安、万科等7家创业、成长于深圳的企业上榜。他们同样是提到深圳时无法绕过去的代表性企业,上常有类似于“中国一半好企业来自于深圳,不服来战”的帖子,发帖人的自豪感不言而喻。

从蛇口开始,30年前深圳制造与贸易的天时地利,毗邻“资本主义”香港的优势,还有那个“南方的圈”带来的政策红利,让深圳一路狂飙突进,从“外贸”到“制造业”再到“技术民工”的转变。风水没有轮流转,只是留给了那些践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创业者。

80年代的荔枝公园

于是,1980年康佳诞生,1984年万科成立,1987年有了招行银行和华为,随后是1988年成立的中国平安,而王石、马明哲、任正非等三十年前籍籍无名者,成为了当下财经媒体上的“商业大佬”。

不同于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垄断型企业,也不同于私人控股的企业,这些深圳企业依靠灵活的机制和国资背景,游离在国企体制之外,又占尽优势资源和时代大势。以康佳为例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成立的第一家中外合资电子企业,后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康佳的历史,就是完成从香港企业的代工厂,再到自主品牌的进化,继而乘着90年代国人消费意识觉醒的时机,用低成本优势在彩电市场里站稳了脚跟,一度问鼎中国彩电冠军。

招商银行、中国平安,都是各自领域里,第一家非国有制的股份制企业,用市场机制的灵活,迅速在垄断为主的金融业里,博得一席之地。而华为,则用自己的低成本技术优势,一路紧跟国际通信巨头的技术、产品,并从农村市场切入,逐渐占领城市市场,如今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

而立之年的困惑

除了腾讯,这些企业基本上已经三十岁。古人说,“三十”而立,这些处于而立之年的深圳明星企业,跟三十岁的人一样,有内部的“家庭烦恼”,要关注“下一代”,以及职业的转型。不同的深圳企业,也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同样有共性的问题:互联尤其是移动互联的冲击,规模带来的管理困难与创新老化的难题,还有老新一代交接班——创始人或代表人物走后怎么办?

互联的去中介化

,逐步消解了原有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尤其是移动互联的诞生,其便利性冲击着既有的商业模式。2014年的年会致辞中,马明哲说这一年“是平安有史以来危机感最强烈,自我革新最深刻的一年。”来势汹汹的互联金融,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战斗序列,用余额宝、P2P、商银行等,既是对渠道的颠覆,也是新型理财方式的突破

,威胁着以电销为主的传统综合金融服务集团。

和规模相伴而来的,还有官僚化、新陈代谢不旺等管理问题。作为一个拥有17万员工的庞然大物,就在前几天,华为财经团队被指在内部“颐指气使”,以至任正非“怒斥”,轮值CEO担责。素来以“狼性”闻名的华为,在公众指责让员工过度加班以致“过劳死”的同时,又有一大批实现财务自由的元老级员工,沉淀为了公司内部的“贵族”,阻碍了业务发展,为此,华为在2007年,用极端的手段发起了“集体辞职”的运动促进企业的新陈代谢。

如果说,平安、华为能够在集团非传统业务继续推进,那么康佳、招行、万科则面临着创始人或代表人物出走,老新一代交接班的问题。2015年,股权分散的康佳和万科,都爆发了股权之争,康佳大股东华侨城和中小股东的斗法,上位没多久的总裁辞职为代表的高层动荡,让这家昔日和长虹并称为“彩电双骄”的企业踌躇不前。卸任招商银行掌舵者时,自称成绩“及格”的马蔚华,让招商银行缺乏了一个聚人心、有魄力的掌舵者,在二次转型上蹒跚前行。至于万科在“君万之争”后,野蛮人叩门,昔日荣光仿佛旦夕之间,短期股价升值和长期的价值投资中,局中人的心态未必如局外人了然。

进化中的深圳系企业

香港衰落、房价高企、车牌限号,人们在警觉和疑问,扎根在此的深圳系企业,是否会陆续抛弃深圳,转战金融中心的上海,或者互联中心的北京?一如前面所述,深圳,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深圳,她经历过产业升级,也经历着转型痛楚。

深圳的进化,来自于自己的“造血”功能,走过草莽阶段的深圳,开始走向技术型。以PCT国际专利申请为例,2014年深圳申请总量达到1.15万件,约占全国一半,连续11年雄踞全国各大中城市第一。正是对技术的“痴迷”,深圳在90年代末诞生了BAT之一的腾讯,又在近些年出现了华大基因、大疆无人机、迈瑞医疗等知名的技术导向型企业。更可贵的是,那些已经成长为巨无霸的深圳系企业,在坚守本业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进化。

寻找白衣骑士、毒丸计划……王石为代表的万科管理团队,正在奋力抵抗“野蛮人”侵入,“先租后售”、“房地产众筹”,万科没有放过互联的玩法;此外,2015年,王石在不同场合三次提及转型,并期待借助机器人实现万科的转型。

在完成金融全牌照布局后,面对互联的冲击,中国平安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生活切入,以“医、食、住、行、玩”为维度开始布局,你能看到平安好车,平安好房,也能看到平安好医生,而主攻P2P的陆金所,市场上也在风传上市计划。会玩的马明哲,也会穿起牛仔、体恤,和互联公司一样,玩起“造节”-财神节。

招商银行,除却专业、抽象的向“轻型银行转型”、“零售银行为主体,公司金融、同业金融协同发展”的术语,一个“公众号”就俘获了千百万年轻人的好感,被赞为“最好用的上银行”,而刷脸取款等新玩法,是营销更是对技术和变化的拥抱。

在收拾完股权斗争后的烂摊子,康佳玩起了“约跑黄晓明”的悬念营销,然后在12月20号和黄晓明一起,举办了一场主要针对内部员工的“荧光夜跑”活动。除了营销之外,康佳的这次目的是聚人心促转型。

黄晓明和康佳员工玩自拍

毛大庆说,跑步要遵守两项原则:一是只跟自己赛跑,二是要学会慢跑。面对乐视、小米等互联公司冲击,康佳用“跑出寒冬”这样一语双关的口号,和自己赛跑,只是不再允许“慢”。在康佳董事长刘凤喜的内部信中,他希望聚气后的康佳,能够用好“互联”,做好转型。

刘凤喜认为康佳转型的目标是打造“产业生态圈”,这不同于互联企业的虚拟“内容生态圈”,“产业生态圈”是以实业为基础的,同时结合互联时代的玩法。康佳未来要全力提升主业竞争力,并依托主业与产业链条上的伙伴深度合作,不仅是业务上的,也包括资本上的。

深圳还在进化。资本汇集、产业升级、互联冲击下的深圳,既有山寨代名词“华强北”的戏谑,也在不断孵化新的可能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