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历史

墨西哥PEMEX爆炸或引爆能源大改革

发布时间:2019-09-20 19:30:00

墨西哥PEMEX爆炸或“引爆”能源大改革

当地时间2月2日晚,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再次前往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总部大楼爆炸地点进行视察,随后通过推特账户称搜救人员又在废墟中找到一具尸体。截至目前,1月31日下午发生的不明爆炸一共造成34人死亡、121人受伤。  随着搜救工作渐入尾声,搜救人员按照搜探犬探得迹象将10几名失踪人员受困地点锁定在B2大楼的中央操控室区域,他们在这一“高危地带”动用了输氧机向地下注射氧气以挽救尽可能多的生还者。在总部大楼22号门,一些心急如焚的家属不断请求搜救人员务必要“谨小慎微”,因为垮塌墙体下面可能还有不少生还者。  本报2日赶赴位于首都南部的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中心医院进一步了解伤亡情况,但被门卫以谢绝媒体参观为由拒之门外。一位正在门口窃窃私语的伤者家属迪亚娜告诉本报,此次爆炸造成的上百名伤员被分流安置在安赫勒斯、皮卡丘、阿斯卡波萨卡等不同医院,这家隶属石油公司的专属医院大概收治其中的15位重症伤员,只有病人家属和公司员工方能持卡进入。  迪亚娜对本报地讲述说,她母亲伊莎贝拉在国家石油公司人事部干了大半辈子,不幸的是,人事部办公大厅正好位于公司B2大楼二层,那是此次爆炸垮塌损毁为严重的4个楼层之一,伊莎贝拉当时就被震碎的石块砸伤了头部,脸上出现好几条裂口,目前伤情都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不过,活着已经是万幸,像她公司的人事部主任达尼尔·加尔西亚就被垮塌的墙体当场压死。另一些死难者家属说,公司为此次死者尸体转移和安葬支付全部费用,但那些当时在场做维修工作的外部公司人员就只给报销尸体转移费用,其下葬费用需要自理。  鉴于此次爆炸伤亡惨重,墨西哥总统涅托宣布2日―4日为国家哀悼日,全国降半旗。墨总检察院2日提交了法医中心针对其中32名遇难者的验尸报告,称遇难者身上均没有出现由于火灾或炸药引发的灼伤或有毒气体吸入过量问题,死亡体征基本都是由于墙体垮塌而导致的脑颅创伤、胸腔开裂、内脏和肺部出血、心机梗塞。  发生了大爆炸,但没有引发大火,致使外界此前猜测的空调系统过热、锅炉爆炸、瓦斯泄露和炸弹袭击等原因似乎都站不住脚。搜救人员、公司安保人员、工程技术专家、政府鉴定团等对爆炸原因相继给出不同版本的解释。例如,搜救队分析说,大楼地下室是停车场,他们并没有看到瓦斯管道和瓦斯桶,如果是空调系统过热所致,为何电线和家具都没有被引燃。貌似爆炸是地下储备了一个巨型燃气罐所致,但地下楼层除了停车场、自来水净化厂、人事档案资料储存库以及保洁人员管理室,又何来空间储藏一个大型燃料罐呢?  公司安保人员则解释说,公司于2012年初在地下层确实安装了一个供暖大锅炉,但不清楚是使用天然气还是其他燃料作为驱动,他们不相信地下楼层配备着公司14套自动防火预警系统会突然全部失灵而出现大爆炸。对于可能的人为恐怖袭击,专家组调取了爆炸发生前后4小时的出入人员和车况视频录像进行研究,但视频显示的一些细节并不清晰。公司保安说,地下车库大部分是给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专用的,他们都有专门司机并使用特制的芯片感应卡进出,安保措施十分严格,要运入炸弹实属不易。另有媒体大胆猜测说,可能公司腐败人员参与黑色交易在地下层某个隐蔽地点私藏大量炸弹军火。  墨总监察长卡拉姆称,大爆炸到底是一场意外,抑或人为疏忽,还是有预谋的袭击,现在都不能排除可能性。眼下可以肯定的是,爆炸没有引发大火,因为无论是在受害者身体还是衣物上,都没有发现烧过痕迹,也可排除内心压挤式的“聚爆”。目前墨西哥海军部、陆军部、联邦警察局、总检察署连同美国政府派出的炸弹和火灾专家一并组成专家鉴定团正夜以继日地调查取证。  作为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企业,墨国家石油公司自1938年收归国有后每年向政府贡献超过三分之一的国家财政收入,这一占据公司石油收入70%的巨额财政负担近年来越发让该公司“叫苦连年”。工会腐败、金融亏空、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让墨石油公司在人员重组和设备更新上陷入了停滞,国会和财政部近几年又限制用于炼油厂、输油管道和储备中心的维修预算无疑是“雪上加霜”。公司接连面临资金短缺、开采技术不足等难题,越发无力开采新的深海油田,石油产量从2004年日产340万桶将至如今的250万桶,安全事故频发,仅近6年该公司至少发生5起严重伤亡事故,致死超过120人。墨西哥前能源副部长弗朗西斯科·奥乔亚近日甚至披露说,墨石油公司财务亏空达到160亿美元,“已几近破产”。石油产业的长期垄断弊病由此广遭诟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石油官员不无担心地对表示,此次大爆炸将墨国家石油公司长期存在的安全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在国际上有损墨石油产业形象,无疑会给本国“摇摇欲坠”的石油产业再添一风险要素。他认为,是时候彻底改革公司陈旧的石油生产管理模式了。石油产业未来要切实消除安全隐患,要么政府减少对石油公司的征税份额,要么大幅引入外资、扩大私人资本参与力度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  墨总统培尼亚·涅托自去年12月1日上台后着手酝酿能源改革,此次大爆炸凸显该国石油产业困局,或将成为政府加快推动能源结构改革的一大“催化剂”,为开放国门招揽外资给力本国能源产业进一步扫清政治障碍。

微擎小程序开发官网
一款小程序如何开发
有没有免费的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