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安信息港 > 时尚

合请的保姆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4:55
清晨,一阵凉闷的风吹过,天空飘起了零星细雨。
金树华带着雨伞跑下楼,发现李婆婆没像往常一样在小区的荷池旁扭秧歌,而是坐在假山后的休闲长椅上跟几个老太太说悄悄话。
金树华在新城云水丽居小区当保姆,由于勤快能干节俭,深得主人李婆婆和上初中的外孙朗朗的喜欢。李婆婆把家里的大事小事都交给金树华打理,金树华也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
昨天下午,金树华从超市买菜回来,李婆婆说下个月家里不准备请保姆了,让金树华另外找一家人干。李婆婆的话,让金树华整个人都傻了,她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李婆婆要辞退她。晚上,金树华饭吃得很少,匆匆收拾好碗筷,连喜欢的电视连续剧《玫瑰绽放的年代》也没看,就关上门躺在床上独自掉起了眼泪。
金树华轻手轻脚绕到李婆婆背后,仔细一听,才知道不是李婆婆心狠,要赶她走。现在物价猛涨,猪肉涨到十几元一斤,保姆的工资也在跟着上涨,李婆婆的退体工资不高,给金树华涨工资她承受不起,不给金树华涨工资她心里过意不去。李婆婆这个人心实,她不想亏了金树华。
金树华撑开雨伞,挡在李婆婆头上,直截了当地说:“李姐,我不会重新找主人,你放心,物价再高,我也不会让你涨一分钱工资的。”
李婆婆吃了一惊,从椅子上站起了来:“树华,你是农村出来的,没有养老金没有医保,你应该到有钱人家去当保姆,多挣些工资以后养老防病。”
金树华一手撑伞,一手扶着李婆婆,转身往家里走:“李姐,以前老城那两家人都对我不好,只有你拿我当一家人看。一家人还说什么钱不钱的,反正你家人不多,就你和朗朗两个,做这么少的家务活,我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累。再说,我老了还有儿子,农村还有庄稼。”
“你这样说,我心里更过意不去了,唉……”李婆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金树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要不,你帮我找一家人,两家合着干,工资不就高了。”
李婆婆看着金树华的脸,关切地说:“这样好是好,不过,树华,你也是快满60岁的人了,我怕你吃不消。”
金树华高高举起撑雨伞的右手:“我从小在农村吃苦吃习惯了,不怕吃苦,我身体好着呢,你帮我找一家人少的试试。”
金树华说两家合着干,其实是为了安慰李婆婆,她说完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想不到,十二天后,李婆婆真的给金树华找了一家人。
这家人住在云水丽居东边的锦纶、朵西尚都,来回只需要十几分钟。他们家有三个人,一对年轻夫妻,一个小女孩。现在学生正放暑假,金树华的任务是接送小女孩上培训班,开学后就接送小女孩上幼儿园,不包吃不包住,月工资 50元。
金树华本来不想去,可李婆婆非要她去,说这样她的工资才会高,以后老了生活才有保障。金树华不愿意违背李婆婆的一番好意,何况单独接送孩子这活也轻松,就准备先干一个月看看。
金树华接送的小女孩,叫唐陈仙子,今年5岁,开学就该读幼儿园大班了。唐陈仙子的妈妈在新城建管委上班,爸爸在国土局工作,家庭条件还可以。以前唐陈仙子是外公外婆接送,5、12汶川大地震,在都江堰支教的舅舅为救护学生受伤后,外公外婆就到都江堰照顾舅舅去了。新城正在建设中,妈妈忙着招商引资,爸爸忙着征地拆迁,俩个大人工作忙,抽不出时间照顾年幼的唐陈仙子,便请了个保姆接送她,三个月后,保姆嫌工资低不肯干了。
唐陈仙子长得很可爱,小嘴儿像抹了蜜糖,特别甜润。见到金树华,左一个金奶奶,右一个金奶奶,叫得金树华心里乐融融的。金树华眼见到唐陈仙子,心里就涌出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和爱怜,就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天使。
三天后的下午,金树华从幼儿园接唐陈仙子回家,在锦纶、朵西尚都敲不开唐陈仙子家的门。唐陈仙子的妈妈到外地出差,爸爸加夜班没有回来,金树华不忍心把孩子一个人留在门口等,就把唐陈仙子带到了云水丽居李婆婆家。
吃完晚饭,李婆婆到中央公园学打腰鼓,朗朗跟同学到体育中心游泳去了。金树华和唐陈仙子在客厅里观看北京奥运会女子跳水三米板决赛,突然有人敲门。
金树华刚打开门,唐陈仙子就欢呼着,花蝴蝶一般迎了上去:“爸爸,郭晶晶跳水得了金牌,我们中国运动员好棒,今天一共拿到了八块金牌。”
金树华跟唐陈仙子的妈妈见过两次面,跟她的爸爸是次见面。看清楚唐陈仙子爸爸的脸,金树华突然愣住了,用手指着他,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唐陈仙子的爸爸见到金树华时,眼睛都直了,又惊又喜的扶了扶眼镜:“妈,我到处找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树华的丈夫死得早,金树华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吃了很多苦,才把独生儿子唐国锋拉扯大。为了给唐国锋凑上大学的学费,金树华一狠心,重新嫁了个男人。唐国锋大学毕业分配到城里工作,娶妻生子买了房子后,多次打电话,让金树华进城跟他生活带孙女豆豆,金树华都因丢不开老伴和家里的农活拒绝了。
一年多前,金树华的老伴不幸去世了,她卖了乡下的房子,独自到城里投靠儿子唐国锋。下了火车,金树华等了一个多小时没看到唐国锋,一个好心的年轻人借手机让她打电话。从没见过面的城里媳妇接到电话,说话的态度很不好,说句你打错了,就重重地挂了电话。
城里媳妇看不起乡下婆婆,你去了没有好日子过,说不定还害得花狗儿家庭不和呢。还了年轻人的手机,想起出门时乡亲们说的话,委屈心酸的泪珠大颗大颗,从金树华的眼里流了出来。
出了火车站,金树华找不到唐国锋在新城的家,也不想去唐国锋家了。她是个要面子的人,不好意思再回乡下,就扔掉唐国锋家的地址和电话,悄悄在老城给人当起了保姆。
“花狗儿,我……我怕你媳妇嫌我是乡下人,对我不好,跟你吵架,跟你闹离婚……”金树华退到客厅中间,泪流满面地说。
唐陈仙子的爸爸,正是金树华含辛茹苦养大的独生儿子唐国锋。
金树华进城那天,新城南边急需征用三个社的土地,负责拆迁工作的唐国锋,因拒绝收受贿赂徇私,被横蛮无理的钉子户打伤并扣押了三个多小时。唐国锋恢复自由后,和妻子陈真悦赶到火车站没见到金树华,连夜赶回乡下老家,也没见到金树华的人影。唐国锋几乎快急疯了,因为金树华连一句话和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来。这一年多时间,唐国锋到处登寻人启事找金树华,一直都没有结果。
唐国锋松开唐陈仙子的手,冲进客厅,一把抱住金树华,眼镜上薄薄的雾一闪一闪:“妈,你想太多了,真悦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我和真悦有多担心你吗?”
金树华猛地推开唐国锋,瞪他一眼,把脸一沉,没好气地抽泣着说:“我信你,不信你媳妇,我在火车站打电话找你,你媳妇说认不到什么花狗儿,还说我打错了。”
看到唐陈仙子不解地望着金树华,唐国锋有些尴尬地拉金树华到沙发边,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当时我被拆迁户扣押了,真悦正在想办法解救我,不知道那个电话是你打来的。我没告诉她花狗儿是我的小名,花狗儿不好听,只能在乡下叫,在城里说出来太丢人。对了,妈,你穿得好显年轻了,我差一点没认出你来。”
“在城里不用做庄稼,当然要讲究一些了,不过,我穿的大都是李婆婆女儿不要了的旧衣服。”金树华用餐巾纸抹掉唐国锋眼镜面上的雾气,喜忧掺半地点了点头。
唐国锋轻轻拉起唐陈仙子的小手,满怀深情地指着金树华说:“豆豆,这就是爸爸经常跟你提起的亲奶奶,快叫奶奶。”
唐陈仙子欣喜若狂地转起圈子喊:“奶奶,奶奶。有了亲奶奶,我也可以跟婷婷、小坤他们一样,暑假在家里玩,不用上培训班了,耶!”
金树华擦了擦眼睛,应得又甜又香又脆:“嗯,嗯,我的乖孙女儿。”
唐国锋右手拉着金树华,右手牵起唐陈仙子,向门口走:“妈,我们回家去。”
走到云水丽居大门口,金树华松开唐国锋的手,停下了脚步,无不担忧地说:“国锋,你瘦了好多黑了好多,征地工作又苦又累,工资不高还那么危险,你干脆不要在国土局上班了,到上海去帮李婆婆的侄子做建材生意。”
“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新城建设的关健时候,我不能当逃兵。”唐国锋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从一片荒芜到大厦如林,新城的巨大发展和成就,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周边农民享受到了新城建设的成果,大部分拆迁户都能很好的配合征地工作了。妈,你放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我把拆迁户当亲人,拆迁户也会把我当亲人的。”
“奶奶,邓老师今天表扬了我,说妈妈是新城建设的功臣,爸爸是新城建设的英雄!”唐陈仙子跳起来扑到唐国锋怀里,给了唐国锋一串甜甜的吻。
金树华望了一眼灯火辉煌、流光异彩的新城,笑成一朵深秋的菊花,迈开大步跟着唐国锋向锦纶、朵西尚都走去。

共 4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当保姆为线索,叙说了一个感人的亲情故事。为人当保姆,却意外的当到了自己儿子的家里。一场悲喜交加的相逢,终于解开了母子之间的心结与误会,冰释前嫌,结局皆大欢喜。故事跌宕起伏,水到渠成,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但愿世间多一些这样的好人。欣赏精彩小说,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4-24 20:42:00 很温馨的一部小说,文笔朴素自然,布局精巧,字里行间,流淌着一股温热的暖流,那就是人间的真情。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4-24 21:1 :05 发上去没多久就编发了,谢谢上官老师!
2 楼 文友: 2011-09-16 07:58: 6 小说中间忽然一转,出乎意料的结局。欣赏! 发表文章近百篇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纸尿片牌子有哪些
三岁宝宝脸发黄
血栓闭塞性血管炎偏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